张智勇律师
张智勇:十七个方法掌握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
原创   作者:张智勇律师
2020.10.10
431
刑事辩护
非法证据排除问题一直是刑事实务中的难点问题。律师申请排除非法证据时,暂且不论非法证据能否最终被排除,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启动排非程序?一旦启动排非程序后,若公诉机关无法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取证合法,那么即达到了排除非法证据的目的。律师寻找非法取证的线索和材料,使法官对取证合法性产生怀疑,成为排除非法证据的关键第一步。
本律师根据二十多年的刑事办案经验和实证案例,总结出一套“寻找线索材料、启动排非程序”的方案,提出探讨,希望对此类案件有所帮助。
一、当查找证据对象是嫌疑人供述时,可证实的取证问题是提供遭受非法取证、疲劳问讯的具体时间、地点、人员、方式等,取证方式是嫌疑人供述后提交法院。
二、当查找证据对象是问讯证时,可证实的取证问题是:1、是否有被提外讯情况;2、问讯证记载的指认现场时间长短,有无以指认现场名义提外讯;3、问讯证记载的问讯时间和询问笔录时间是否一致;4、问讯证证实有问讯,但公诉机关没有移送相应询问笔录的。取证方式是:1、部分案件材料中附有问讯证;2、没有问讯证的案件,向检察院、法院申请调取问讯证。
三、当查找证据对象是全程同步录音录像时,可证实的取证问题是:1、录音录像是否有剪辑、是否全程不间断;2、录音录像起止时间与询问笔录起止时间是否一致、同步;3、录音录像是否有声音;4、录音录像中嫌疑人的精神状况,有无被打瞌睡、神志不清等情形;5、录音录像中嫌疑人有无声称遭受非法取证等;6、录音录像中有无反映侦查人员的、诱供、骗供;7、录音录像中反映的座椅等械具使用是否合法,有无人为座椅上设置束缚带;8、录音录像和笔录内容是否一致。取证方式是向法院申请查看全程同步录音录像。
四、当查找证据对象是指定监视居住签到表时,可证实的取证问题是:1、对比嫌疑人被出入指定监视居住点的时间,分析在办案单位询问时有无疲劳问讯;2、对比办案人员出入指定监视居住点的时间,分析在指定监视居住点有无疲劳问讯。取证方式是通过法院向执行指定监视居住的公安机关调取。
五、当查找证据对象是执行指定监视居住的公安人员证言时,可证实的取证问题是嫌疑人在指定监视居住点是否讲述在办案点被非法取证,以及在指定监视居住点的身体、精神状况,取证方式是申请法院通知证人出庭作证。
六、当查找证据对象是提批捕讯材料、提公诉讯材料时,可证实的取证问题是嫌疑人一般更容易在提批捕讯和提公诉讯中提出之前遭受非法取证,取证方式是通过法院向检察院调取提批捕讯和公诉讯形成的笔录材料。
七、当查找证据对象是衣物裤子时,可证实的取证问题是衣服、裤子上是否有血迹、污渍或者体液,取证方式是嫌疑人自行保存,庭前或当庭提交法院。
八、当查找证据对象是入所体检表时,可证实的取证问题是嫌疑人进入看守所时体表是否有伤痕,取证方式是申请法院向看守所调取。
九、当查找证据对象是医院就医登记、医生证言时,可证实的取证问题是嫌疑人被送看守所之前有无因非法取证被送就诊,取证方式是:1、律师依职权调取;2、申请法院调取。
十、当查找证据对象是看守所管教、医生证言时,可证实的取证问题是:1、嫌疑人进入看守所时是否有伤;2、嫌疑人在舍房内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取证方式是:1、申请法院通知证人出庭作证:2、申请法院调查核实形成书面证言。
十一、当查找证据对象是看守所服药记录时,可证实的取证问题是嫌疑人被送看守所后,因问讯造成的损伤,需服用医药治疗,在看守所留下服药记录,取证方式是申请法院调取看守所服药记录。
十二、当查找证据对象是同监舍在押人员证言时,可证实的取证问题是:1、嫌疑人进入看守所时是否有伤;2、嫌疑人在舍房内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取证方式是:1、申请法院通知证人出庭作证;2、申请法院调查核实形成书面证言;3、同监室在押人员形成书面证言提交法院。
十三、当查找证据对象是嫌疑人入所后的日记等生活记录时,可证实的取证问题是证实曾遭受非法取证的详细经过,取证方式是嫌疑人自行保存,庭前或当庭提交法院。
十四、当查找证据对象是看守所监控录像时,可证实的取证问题是嫌疑人在监控录像下展示身体伤痕情况下,看守所的监控录像可以证实,取证方式是申请法院调取看守所监控录像。
十五、当查找证据对象是伤痕拍照时,可证实的取证问题是律师第一次会见嫌疑人时,身上仍有伤痕时,律师要求看守所或驻所检察室拍照留存,取证方式是通过法院向看守所或驻所检察室调取。
十六、当查找证据对象是驻所检察室检察员证言时,可证实的取证问题是嫌疑人入所后是否向其反映遭受非法取证,取证方式是通过法院调取书证或证言。
十七、当查找证据对象是控告材料时,可证实的取证问题是嫌疑人入所后向驻所检察室、上级检察院提交的书面控告材料,取证方式是通过法院调取相关控告材料。
上述方法并不是在所有案件中都适用,但是每一个案件都可以从以上十七个方面寻找突破口。从源头上杜绝非法取证当然是再好不过,但是尚无法从源头上杜绝的情况下,我们要尽可能的揭露它,让司法公正的阳光照在每一个人的身上。